[RPS! Armie/Timothée] Like Brothers. 5

Haze:

5.


入秋下了几场雨后气温开始下降,这让提米比以往更喜欢紧贴阿米待着。厨房里残余的食物香气渗到客厅里,电视屏幕里的超级英雄们打成一团,而提米从阿米背后搂住他的肩膀,腿盘在他腰上,把自己变成他身后的一只小书包。


阿米现在才发现自己并不是完全了解提米的。他现在完全摸不准提米,对方有时候就像现在一样粘人,有时候又非常正经,会不动声色地回避自己的目光。提米似乎在两种身份里摇摆,阿米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偶尔也感到后悔。


阿米已经没法准确回忆自己的二十岁。二十岁的时候人知道自己年轻,但他们并不能完全理解年轻代表的意义。年轻人对很多事有一种莫名其貌的确定,他们还...

饮罢洗铅华:

《伪装者》里的游玩地图!
比起现代社会的流光溢彩,我更喜欢具有历史气息的地方。就借着伪装者整理了这一份上海的旅游地图。以《伪装者》小说为标准,里面的图片大多来自网络,也有自己拍摄的。贡献给喜欢走怀旧路线的小天使们,还有喜欢伪装者的你!🙆🙆我不会发链接,就把链接发在评论区。

阿蒙之子

明非:

梗概:亚历山大下冥府 (活的!)



历史背景:去埃及锡瓦(Siwah)的阿蒙神庙求神谕



【篇四】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𝐈



初升的玫瑰色黎明在眼前展开,酒色的大海翻滚,视线尽头一处白色的光点,隐约看得出陆地的轮廓。



“白骨堆成的岛。” 桅杆下的水手神神秘秘的说,“还有诗人写了双行的哀歌刻进石碑立在岛上,告示来往的船只。” 接着他就拖长了音调用沧桑的嗓音低唱出声:...

voyage:

Dumbo!

[Colezra] Runnin' Down a Dream

猿猴麵包樹千秋:

Ezra的親戚在德州有個農場。


說是農場,事實上因為無人繼承的關係已經荒廢多年,只餘下幾匹馬,還有據地為王的浣熊。有點太多的、可愛又可怕的浣熊。Colin抵達的第一天晚上,拿著垃圾出去丟時,就被幾頭竄過腳邊的小獸嚇得倒退幾步,隨後還得去收拾被牠們掀翻的大垃圾桶。


Ezra說垃圾桶不要放外面,說車要倒退著停進穀倉裡,說塞滿落葉的屋簷排水管必須被清潔。他繫著從廚房裡找到的碎花圍裙,拿著掃把屋內外進進出出,頤指氣使的模樣倒真把自己當成了產業的女主人。Colin懷抱幾大包雜貨,用腳關上車門,啼笑皆非地看著站在門廊上的他。


「我去後面工具間找把梯子...

龙10(Graves/Credence[电影:他是龙AU,HE])

klyommoon:

十 转化


“你在说谎。”


克雷登斯的面孔介于少年和成人之间,他正在慢慢变得危险。在此之前,格雷夫斯并不认为他是难以掌控的。


但现在,他们之间的形势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你是个骗子,帕西瓦尔。”克雷登斯不满意刚刚听到的答案,他对任何答案都不满意。他俯下身仔细嗅着男人身上的气味,龙在他身体中躁动着,疯狂撞击虚幻的囚牢。它怂恿克雷登斯去剥夺眼前的生命,去品尝支撑这生命的血肉。克雷登斯使劲甩了甩头,将它关到心底更深的地方去,他早就厌烦了龙的声音。


他无法伤害格雷夫斯,就像他无法拒绝他一样。在这种抵触和渴求的矛盾之...

我暴毙

voyage:

就一下被千秋桑的小被被三个字戳到

voyage:

还在LA,这人行李到底要收多久

【Gradence】你可能有个假上司 18

樨蔻:

25

Graves不是没想过自己会掉马甲这件事。
原本他打算着等水到渠成,自己跟Credence把这件事说一说,双方皆大欢喜。
可是如果提前掉了,那就很尴尬了。
其实也没什么问题,毕竟现在看起来Credence也不是对自己没感觉对不对,也许掉了正好能去告白呢,坐在电脑桌前焦头烂额的Graves这么想着安慰自己。
整个下午他频繁地出入Grindwald的办公室,面对那个老头子狂风骤雨并且夹杂唾沫星子的愤怒,在所有部长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中保证一天内解决这个系统漏洞。
结果回来就发现公司开启了内部网,自己强制上线了,那一瞬间Graves吓得赶紧退出了软件。
其实如果Credence是一个不细心...

白澤亮Ryo:

今天是神父Graves+貓Cre (゚∀。)腦洞超不受控制
而且我明明是犬派w

Cre的手上是老鼠(

这不是世界的尽头

明非:

【篇八】Alexander/Hephaestion 系列文请戳【目录】 



背景:远征最后一站,印度。在克什米尔,军队拒绝前行,亚历山大无奈返回。赫菲斯提昂当时在后方平叛和筑城。



【上】



好像每时每刻都在下雨,又好像每时每刻也有阳光一同降下。大量的雨水,大量的阳光,把每个角落塞得满满当当。丛林拥挤,数不清的河流交错,密密匝匝压在这片土地上,几乎喘不过气。  



赫菲斯提昂刚抖掉身上的雨水,就突然被湿润的叶片反射出的阳光闪了下眼睛。他侧过脸无奈...

【神奇动物在哪里】国王的小鸟 king‘s bird ABO 5/10更新 嗯哼

沉醉不起:

请勿评论,会被屏蔽


喜欢请转发、点心心,小蓝手


前文点击tag【国王的小鸟】


打广告:暗巷组同人本一毛钱预定,已确定参加北京SLO 淘宝地址点我


正文:



sy地址:http://www.mtslash.org/thread-226252-7-1.html



图片地址:http://wx1.sinaimg.cn/large/ca2da660ly1ffgkzzhygrj20c368p48t.jpg



转载自:voyage

【暗巷组】课后练习(七)

宁左勿右_Reliquit:

https://m.weibo.cn/1856975907/4097709927427075


*试阅后续戳连接↑
*连接有问题可去微博搜@宁左勿右_
*霍格沃兹AU
*OOC
*「」为人物内心


试阅:


七。


Credence醒來时,变形学教室漆黑一片,而室内的光源就只有那些飘在半空中橙黄色的蜡烛。


寂静的走廊中传来盔甲们走动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城堡夜内独特的、冰冷的隐秘气味。


纵然Credence没有手表,但凭借着各种迹象,他猜想已经到了午夜。


“你终于醒了。”Percival Graves好听...

穷追不舍 02.

科米:

伊法摩尼AU


摘要:


Graves尝试了四次才成功。



Jacob Kowalski是个波兰裔的美籍生,进了地精学院,他是Credence少数的朋友之一,巫师与莫魔择友的标准惊人相似,当一个人阴沉又孤僻,注定在哪都不容易交朋友。


因为体型问题,Jacob拥有一张双人床,他激烈地拒绝了Credence要在地板上窝一晚的要求,坚持要一起睡床上。


"我睡觉不踢人,别担心,你只可能会被我压扁!"


Credence没有笑,低头看着自己满是他人字迹的笔记本,Jacob知道最近传得沸沸扬扬的...

[暗巷组/creves] Choker(全文)

ACrush:

#lo主手动消灭了敏*词#由此声明这是个假pwp

*病
*私设有
*无魔法AU

正文:

“我们对彼此的欲望凌驾于一切之上。”
——《Written on the Body》

“格雷夫斯先生,obscure很不稳定——”
急促的脚步声在冷冰冰的回廊上响起。
警报器发着红光,把走廊上来回的人影照的像嗜血的妖怪。
“把门打开。”格雷夫斯紧盯着走廊尽头的铁门,门内重物砸在地上的声音敲击着他的耳膜。

两片门板在他的面前徐徐张开,男人不带任何同情地瞟了眼被甩到脚下的研究员。
然后他看到了他。
他的男孩。

那人站在病房中央,圈在脖子上的体征探测器闪着危险的红光,格雷夫斯插在研究服口袋里的右手还握着同步振动的...

Breakfast, lunch, dinner

科米:

上一篇的后续



http://wx3.sinaimg.cn/mw690/a52ce70aly1feiz1sxgb3j20c82tg77q.jpg



【The FADER】Colin Farrell為戲增肥又變蝦

粉燈字屋:

來源:
Colin Farrell Got Fat For A Movie Where He Maybe Turns Into A Lobster  
By AMOS BARSHAD (May 11, 2016)



照片:
  Illustration: Leah Mandel / Photo: Tabatha Fireman (Getty Images)


翻譯/校對: 
Black ; jawnlock123 


我不會跟你說你得看《單身動物園》,因為你一定會喜歡。那個我不能保證。但...

voyage:

colezra / rps


© 謬宸 | Powered by LOFTER